您好,前衍化学现货欢迎您 [请登录] 或者[免费注册]
主营产品:...
  您现在的位置: 罗恩试剂
  • 企业实名认证:已实名备案
  • 荣誉资质:0
上市几周卖空的“长寿药”是什么来头?为何一瓶能卖1500元?
  2020-07-27 12:40

最近记者发现,市面上有一种号称能够延缓衰老的药在售卖,并且还被人们称之为“长寿药”,但是这种药并没有真正的完成过人体临床试验,而且只有一般的膳食补充剂在其中,不过这也让刚上市的企业几天内市值暴涨了百亿,消费者被收了“智商税”,股民们还会被割韭菜吗?


“未来十年最大的投资机会是致力于延迟人类死亡的公司,2025年这个市场将达6000亿美元,人类的健康寿命将很快达到100岁。” 美银美林曾在一份报告中表示。

而眼下,在老龄化逐渐显现的中国,“长寿药”这片蓝海正掀起巨浪,吸引着众多公司淘金,一些上市公司也借此概念市值暴增,而消费者是否在被收“智商税”也频频刷屏。

“我们已经断货了宝宝,所以说我们现在要进行预订。”

7月21日,天猫国际一家名为“doctorsbest海外旗舰店”的直播间里,一名直播销售人员正在介绍金达威旗下子公司上市不久的烟酰胺单核苷酸(以下简称:NMN)产品。这款产品的名称和介绍中,“抗衰老”、“逆龄抗衰,挽回年轻”的字眼十分醒目。

β-烟酰胺单核苷酸”,也被称为NMN,在人体中NMN是NAD+的前体,其功能是通过NAD+体现,号称是能够延缓衰老的“长寿药”。

“感觉睡眠踏实了很多,人也精神不少”,“产品确实很好,主要感觉胃肠改善,眼睛改善了,不干涩了”,类似的广告语的售后评论也充斥在一些电商平台。

在这背后,“长寿药”的效用究竟如何依旧存在争议。新京报财经记者发现,很多的“长寿药”是通过跨境电商来作为销售平台,这背后是在美国保健品能否上市主要是看安全性,是否有效FDA并不会管。

新京报财经记者了解到,目前在售NMN产品中均属于未完成过全部人体临床试验,大部分产品的“长寿”理论均来自于美国、日本等国研究学者发布的论文。重要的是,目前FDA也仅认可NMN的安全性,而并不是认可其有效性。

7月21日,新京报记者致电金达威了解相关NMN产品情况,证券部工作人员表示,“我们公告中有声明这个(NMN产品)没有经过FDA评估,也不能用于诊断这些的”。对于公司产品涉及“逆龄”等词汇是否会涉及虚假宣传,其表示,“我们所有的宣传和营销都是经过严格的审核流程的,我们内部法律这块儿都会经过审核。”

8个涨停带动上百亿市值

旗下NMN产品卖断货 金达威:目前不会对公司业绩产生影响

上市公司金达威主营产品为营养和保健品,该公司旗下主要包括维生素A系列产品、辅酶Q10系列产品、营养保健食品。

眼下这家公司正被资本追捧。7月9日至7月15日金达威连续5次涨停,总市值从7月8日收盘的163.37亿元上涨到7月15日收盘的263.18亿元,市值增长近百亿。

这源于7月8日,金达威旗下美国的控股子公司Doctor's Best(以下简称:DRB)上线了名为“NMN抗衰老 Doctor's Best/多特倍斯DRB NAD”产品。

其子公司DRB在该产品标签声明的效用如下:烟酰胺单核苷酸(NMN)是烟酰胺腺嘌呤二核苷酸(NAD+)的前体,NAD+支持细胞的新陈代谢。随着年龄的增长,人体内NAD+含量下降,线粒体乙酰化酶调节蛋白减少,而线粒体乙酰化酶可能在健康的衰老中发挥重要作用。

这一款打着“逆龄”招牌的药物到底有什么玄机也受到监管层关注。7月19日,深交所下发问询函,公司被问及在售 NMN 产品的具体生产和销售情况以及该产品在美国获得的审 批或认证情况。

7月20日晚间, 金达威回复深交所问询函表示,DRB生产的NMN产品由美国工厂小批量生产,“目前美国工厂小批量生产的产品已经全部销售完毕,共销售1406瓶,销售金额228.02万元。“

金达威称,DRB在2020年7月16日在天猫官方旗舰店开放该产品接受预订,截至7月19日,共预售3605瓶,预售金额540.40万元,DRB将根据开放预订时承诺的时间,及时发货。未来生产情况需到时视市场状况再行确定。

NMN产品会否提高公司盈利能力?金达威称,“公司对 DRB 推出的 NMN 新产品市场前景并不确定,且未来可实现的销售规模亦不确定,目前不会对公司的经营业绩产生影响。”

7月21日、22日开盘后,金达威的股票均出现高开后涨停的情况,这意味着7月9日以来,金达威已经有8次涨停。截至7月22日收盘,金达威股价报49.81元/股,总市值为307亿元。

“长寿药”不是药

产品带“逆龄”标签 却称“未对实际效用进行过明确承诺”

那么,NMN到底是一款什么产品,能够带动金达威的股价如此高涨?

7月21日,新京报财经记者登录上述天猫旗舰店看到,DRB在该NMN产品的商品详情页面叙述,“NMN辅助DNA修复”,“烟酰胺单核苷酸(NMN)是烟酰胺嘌呤二核苷酸(NAD+)的前体,NAD+支持细胞的新陈代谢。”

在该产品详情页的常见问题回复中还写到“正常体质会在两到三周左右身体机能出现改善的状态”。

值得注意的是,这样一款打着“延缓衰老“、”逆龄“旗号的产品,拿着的为FDA的膳食补充剂认证,并非是一款真正意义上的药品。该产品的销售详情页面显示,“公国美国食药监局FDA工厂备案、通过NSFNSF cGMP(膳食补充剂)认证、已通过 NSF cGMP(运动营养)认证”。

在该产品的侧面翻译上提示着:“以上声明末经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认证。本产品不用于论断治疗,治愈或预防任何疾病。”

7月19日,深交所下发问询函,要求金达威说明旗下NMN产品实际效用经过了何种科学验证或实践。

7月20日,金达威在回复深交所的问询函中披露了更多该产品的信息。金达威表示,旗下NMN产品为公司在美国的子公司DRB上架试销售,执行美国膳食补充剂 FDA 21CFR111,117 标准。

而对于这款NMN产品的实际效用经过了哪些科学验证或实践,金达威却表示,该产品标签声明的效用,主要来自于参考文献,也就是包括在《Science》等期刊上公开的研究成果。

金达威在回复深交所问询中能看到,DRB生产的NMN产品标签声明中提到的效用,主要是参考了一些发自与《Science》等文献。在对问询函的回复中,金达威也并未详细解释这5个文献的具体出处和最新研究进展、结论是否可靠等问题,这5个文献阐述的相关理论也跟DRB并无关联。

7月21日,新京报记者致电金达威了解旗下子公司DRB是否有对NMN成分本身的效用做过研究,证券部工作人员在强调“NMN成分”与DRB生产的“NMN产品”并不相同后表示,DRB是对这个NMN产品进行研发,不是对NMN成分进行研究。

“这个(NMN成分)没有经过临床研究的话我们对它也不可能去做一个单独的研究”,“我们公告上说得很清楚了,DRB 并未对该产品的实际效用进行过明确承诺。”

值得注意的是,DRB在对旗下NMN产品宣传时并不如公告中这样谨慎。

7月21日,记者在观看DRB天猫旗舰店对该产品的直播介绍中发现,直播销售人员对该产品经过的研究介绍为,“我们给22个小白鼠服用一段时间NMN后,它身体的各项指标和6个月大的小白鼠几乎很接近”,“可见我们NMN有很好的逆龄作用”。

那么DRB天猫旗舰店在淘宝直播上提到的小鼠试验是什么情况, DRB天猫旗舰店售卖的NMN产品本身经过哪些效用上的研究呢?

7月21日,金达威证券部工作人员对此表示,“这个我这里没有更详细的信息,目前有的信息已经在公告上了。”

值得注意的是,新京报记者在某电商平台上看到,一些品牌在售的NMN产品和“抗衰老”等词汇关联外,有的甚至会提示该产品可以“降低癌风险”。

7月22日,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中心创始人史立臣对记者表示,NMN属于新资源,新资源做保健品必须在中国做临床试验,“如果监管部门没有批准(NMN)有延寿作用,你是不能宣传(延寿)的。”史立臣还提到,在美国保健品能否上市主要是看安全性,是否有效FDA并不会管。

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建平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去年3月国家市场监督管理局就曾发布征求调整保健食品保健功能意见的公告,比如(辅助)抑制肿瘤等保健功能已经不在受理审评审批。

张建平表示,虚假宣传有两个含义,一个是虚构事实,一个是隐瞒事实,“这些宣传如果在医学上没有这些作用,那就肯定是虚假宣传。如果没有科学性,那在内容上就已经做了虚构事实,也属于虚假宣传”,“现在很多保健品都是在打擦边球”。

三个月套装价1.68万元,价格不菲的在售“长寿药”产品仅为膳食补充剂

7月21日,新京报记者在多个电商平台在售NMN产品介绍中看到,目前在各大电商平台销售的这种NMN“长寿药”执行标准均为FDA膳食补充剂标准。这些产品均显示为“膳食补充剂”。

这样的膳食补充剂在市场上售价不菲。根据长城证券5月发布的研报,目前主流的 NMN 产品大 多数来自美国、日本、中国香港等地。2016 年,日本 Shinkowa 公司首次将 NMN 实现产品化,但其服用成本高达2万/月。

此后市场上不断有新品牌的产品推出更低价的产品,但NMN产品也是提示要“长期服用见效”。记者在某电商平台看到的一款美国NMN产品三个月套装,售价在1.68万元。号称打造“普罗大众均可享受得起的NMN产品”的基因港旗下艾沐茵NMN产品,150mg*60粒的产品也要在1500元,一瓶能服用一个月。

NMN成分效用存争议 小鼠试验结果能对等人体试验吗?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引燃市场热情的“长寿药”NMN来说,效用如何依然存在争议。

记者注意到,在对NMN的众多研究中,较为知名的研究是2013年哈佛大学的一名遗传学教授发现,给22个月大的小鼠喂食NMN一周,包括线粒体在内的多项指标逆转到6个月大时的水平,并最终延长30%的寿命,于是NMN也被很多人称为“哈佛长寿药”。

在《Nature》、《Science》等顶尖期刊上,也相继有论文来阐述NMN的抗衰老功能。目前全球的NMN的临床试验进展上却较为缓慢。

新京报记者发现,在已经上市的NMN产品中,大部分产品介绍中提到的也是NMN的小鼠试验,并由此得出“延长寿命”等结论。

史立臣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动物试验并不能表明该产品对人有功效,“如果要证明功效,一开始是要做独立病理试验、二是动物试验,第三是I、II、III期临床试验,仅仅在动物上的实验说明不了它对人体有效用。”

根据2020年5月长城证券发布的NMN行业动态点评,目前披露的NMN临床有4例,日本3例,美国1例,进展较快也也是在临床II期阶段。

长城证券称,目前来自美国、日本的相关科研机构已顺利完成了测试剂量与瑞维拓相当的NMN临床I期、II期的人体安全性评估及临床反馈,效果积极。2019年2月19日,日本新兴和制药发布了“长期(24周)口服NMN对人体的益处”的临床试验中期报告。

史立臣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日本、美国等国家的NMN临床研究都没有公布数据,“只是说有积极效果,但是这个积极效果到什么程度他们没有说”,“大部分产品(效用)是要看III期临床。”

史立臣提到,按照我国规定,NMN属于新资源,要想作为保健品在国内获批上市必须经过临床试验,目前并无NMN产品在中国正式获批上市,且未来该产品在中国获批上市也十分困难,“你看他们为什么通过跨境电商来做呢?”

记者注意到,国内上市公司金达威旗下的DRB天猫旗舰店属于天猫国际旗舰店,产品为美国生产。基因港旗下品牌艾沐茵的NMN产品等也均为在天猫旗下的天猫国际店铺销售。